浅谈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

2014-10-15 00:00:00 来源:宝藏网

    载道于器

 

    晚明作家文震亨在其《长物志》中写到,家具“古雅”而“可爱”,能够令人“高雅绝俗”,“坐卧依凭,无所不适”。它不仅是文明生活的附加必需品,还是绵延不断的道德和美学表述的一部分。可以说明清家具是立体的历史。

 

    宋代,文化气象由张扬走向内敛,弥漫着冷静理智的思潮,而家具也开始走向严谨优美之路。明清两朝沿此继续前行,不断追求家具造型之稳重和结构之稳定。

18世纪初 黄花梨玫瑰椅

 

    比如一把椅子,从最粗到最细的部位,变化井然有序,丝毫没有对比过于强烈,或变化过于剧烈之处,体现了节奏感和秩序感。另外,明清家具的制作特别讲究本色。其木料的自然色泽与花纹令人身心舒适。且聪明的工匠深知干缩湿涨,于是利用燕尾穿带将各部件连在一起,留出了让其自然变化的伸缩缝。这都体现了“道法自然”。家具的通透与空灵,和方、圆、线、面之间的对比呼应,蕴含着古人超然象外的哲理寄托。

 

    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的区分

    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的区分主要根据作品的风格、形式和水平。一般以清代乾隆为界。明代和盛清以前大致皆可纳入为明式。清式则指乾隆以后直到清末民初。

明万历  雕金漆「云龙争珠」图高足架格

 

    明式家具之造型完美、格调典雅、装饰得体、工艺技术精良,是历史上其他时代无法比拟的。明代中期以后,社会经济高度发展,并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城市空前繁荣,家具艺术的发展得到了巨大的推动力。

    清初国家尚未大定,无暇顾及艺术,经济也有待恢复。到了康熙时期,军事上、政治上都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百业待兴,焦点已转移到经济的发展。随着政权的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文化方面明显出现了满汉合流的趋势,乾隆时,家具得到了上层的推动而加速发展,一方面根据统治阶层的趣味而创新,同时渗入了西方的某些因素,大大丰富了中国家具史的内容。现代北京宫殿和皇家园林中还保存不少这时期的作品。

 

17世纪 黄花梨六件柜


    明代是中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黄金时期.明式家具多采用硬木,以黄花梨,紫檀木最为常见.结构采用小结构拼接,使用榫卯,造型上注重功能的合理性与多样性,既要符合人的生理特点,又富贵典雅,是艺术与实用的结合,明式家具极少漆,也没有过多的装饰,突出木色纹理,体现材质美,形成清新雅致,明快简约的风格。明式家具质朴简洁、豪放规整,清代家具工艺精湛、雍容典雅。明式家具以黄花梨木为主,极少使用其他木材。而黄花梨木家具,又以桌椅、橱柜较多,没有镶嵌和雕镂,只有极少雕刻。明末清初由于黄花梨木匮乏而改用紫檀木加工制作。紫檀木家具大件甚少,木材宽一般不过八寸,木材材质好,雕刻的较少,不做镶嵌。据行家介绍,紫檀木木种就有十几种,根据不同的材质,其价格差别较大,最昂贵的为金星紫檀。

 

清乾隆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


    清代家具与明代家具不同,大体来说明式简约,清代繁琐;明式的造型取胜,清式装饰见长。清中期以后逐渐使用鸡翅木、酸枝木、铁力木、花梨木等,而新家具大多是用酸枝木和红木作材料。酸枝木家具,大件较多,雕刻花样多,嵌玉和牙、石、木、螺、景泰蓝等。花梨木家具也多雕刻、多镶嵌,并且近代产品多。明及清前期的家具式样纷呈,常有变化。明朝在造型上设计出了圈椅、四出头官帽椅、圆角柜、大画案等。清朝在延续了明家具风格的基础上,又设计出了特有的家具,如红木福寿如意太师椅、炫琴案、紫檀圆凳、钉绣墩等家具

 

    收藏热兴起于海外 燎原于内地

    1944年,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Ecke)所著《中国黄花梨家具图考》的出版,引起了欧美藏家对中国家具的关注。崇尚简约的西方似乎注定会更早关注简约的明式家具,以至于海外收藏远早于中国大陆。在后来的几十年间,此品类被海外藏家们提升到了与中国其它文物等同的地位。著名的欧美收藏家和古董商除了上文提到的安思远、庞耐和赛克勒,还有曾在北京生活多年的美国人威廉?杜拉蒙德(William Drummond),以及1990年至1996年任“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的柯剔思(Curtis Evarts),比利时收藏家菲力普?德?巴盖(Philippe De Backer)等。

    1985年,文物鉴赏家王世襄的《明式家具收藏珍赏》在香港出版,更撩拨起海外对明清家具的急切渴求。多年后,王世襄在《锦灰堆》中这样描述:他著的《明式家具收藏珍赏》问世以来 ,明式家具很快发展成为‘收藏热’,到1994年左右,民间所藏被搜刮殆尽。”

    这次浪潮中,香港成为了收藏明清家具的重镇,涌现了一批大藏家。例如有“紫檀皇后”之称的陈丽华在北京建起了首家紫檀博物馆。“黄花梨皇后”、嘉木堂古董店主人伍嘉恩则业务涉及全球。香港实业家和投资家、也是全球五大收藏家之一的徐展堂,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于其私人博物馆专设了“紫檀家具展室”。还有香港医生叶承耀也在1988至1991年里从大陆和海外迅速收进了68件明式黄花梨家具,并在2002年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了40件,影响颇大。还有本文开篇提到的“珍古堂”主人王家琪,也是香港商界中醉心于家具的代表人物。内地较早开始家具收藏的名家,以马未都为首。他的观复博物馆,一进门便是仿若皇宫般的紫檀家具大厅。

    1996年9月,佳士得在纽约举办了“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专拍”。这是有史以来国际拍卖行第一次问津明清家具。次年,佳士得接连推出了徐展堂所藏的黄花梨家具精品以及“Robert Piccus夫妇收藏中国古典家具专拍”,助燃了明清家具收藏热。

    在中国内地,最早试水明清家具拍卖的是北京翰海和中国嘉德。1994年时,那些拍品价格尚不及如今的零头。1998年,王世襄将数10年购藏的79件明清家具,以100万美元的象征性价格转售给香港富茂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庄贵仑先生,条件是“这些家具不能离开大陆”。同年11月,庄贵仑以其父志宸、叔志刚的名义将这批家具珍品无偿捐赠给上海博物馆,其陈列的展厅被命名为“庄志宸、庄志刚明清家具馆”。这一美谈,深刻地影响了内地的明家具收藏与研究。

    从一定意义上说,“学术引领市场”一说用在明清家具收藏领域上,是再恰当不过的。

标签:

编辑:管理员